布彻斯特一片灰

梦中。



【带了花花回来 怎么样也要摆一摆

☆承太郎可能是反差萌深度中毒患者。


☆承太郎不善言辞,采取为了不说错话乾脆不说话的策略,旁人看来帅气冷酷吊炸天,其实是所谓闷骚。
花京院刚刚恢复正常就表示出同行的意愿,对此承太郎很是在意的,斟酌一番,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得到了“我也不太清楚呢。”这样的回答。
承太郎想,我果然不是会说话的人。

☆承太郎不怎么在意花京院是怎么看自己的,他只是有点好奇,毕竟两人的结识过程如此奇幻,点燃了17岁少年心中的中二火种。自己偶尔在心里回味这个过程——如果对象是个大和抚子一般的女性就更完美了。
久而久之觉得,幸好是花京院。

☆刚开始的时候,承太郎觉得花京院在同行人中,最中意的是自家爷爷。理由大概是花京院对他的态度最尊敬吧。顺便说阿布德尔是第二,而对自己,承太郎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违和感。
想着都是学生,年龄相近,承太郎才和花京院组小队。(另一边的赶你出监狱小队的确让他感到一些不快)没有明确说,花京院也没什么拒绝的反应。对没有过什么朋友的承太郎来说,这是个崭新的体验,巨大的机会。
可是有违和感。
毕竟承太郎是个生活没什么忧虑的盖世太保,察言观色水平停留在“比较聪明的17岁”水平,无法和赖以为生的花京院比较。在队伍里加入一个逗比之前,四个人之间总是一种不真切的和谐氛围,承太郎生理性得觉得不舒服不想说话,但也没那个本领把花京院一层拒人千里之外的壳戳破。
波鲁那雷夫来了之后,承太郎又开始怀疑花京院最中意的其实是那个逗比。自己可从来没有被花京院毒舌,或者肘击过啊,说实话,花京院更有实感的坏心眼的一面都是被波鲁那雷夫有意无意扒下来的。
对于朋友的理解完全来自书本的承太郎想——人不是只有在真正的朋友面前才会放下伪装吗,原来波鲁那雷夫比我更适合做朋友吗。
自己的心情,也是难以捉摸。

记0529

记脑洞 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承花承

生存院。
怎么都可以,让两个人吵起来。
比如承太郎忘记花京院千叮咛万嘱咐过的,“把樱桃放进冰箱里哦!”不出意外的让樱桃们死在夏日高温里。结果经历了两天出差期盼回家接受樱桃治愈的男子发怒了,在工作劳累和现实打击(和七年之痒)的多重作用下,变得有些无理取闹,精神回到肉芽花状态。承太郎也觉得花京院神经兮兮的烦死人,精神回到不良17岁。两个人顺利干起架,不知道谁放出替身,于是打得天昏地暗,承太郎好胜一不小心手下太重,花京院怎么打得过他,精神又受伤,拖着还没拆包的行李箱转身走。之类的。因为小事争吵,意外的没法收场,曲终人散,不和平分手。

或者单纯的痒,17岁恋爱谁知道27岁怎么样,埃及的时候吊桥效应大大的,觉得他什么都是好,27岁,家里的同期的社会的,压力全部扛在肩上,激情磨得没法轻易看见,花京院觉得没什么意思,承太郎也没法反驳,和平分手。

分手完了,花京院倒是没多久就后悔,白天做还能麻痹麻痹自己,晚上躺床上浑身都想。跑去酒吧了,碰到承太郎,不认输,愣是高调得钓了一个人跑去隔间。草草了事打发人走,花京院院想我特么都干了什么事,哭都哭不出。

承太郎本来就不是提分手那个,这么些天怎么睡怎么不踏实,想再用点强的把人先带回来,酒吧这么一闹彻底气疯,机缘巧合,乾脆结婚去了。(想说一夜情,觉得对不起徐伦,再考虑)

承太郎结婚后花京院也不想了,承太郎也还算念旧情,结婚请他去了,徐伦满月也请他去了,花京院看到承太郎看徐伦的样子,啊,原来真的不需要我了。心灰意冷跑回日本,从此疏于联系。

两个人都不踏实,花京院更不踏实。

是4承到6承中间的年龄,承太郎离开杜王町还在日本,被替身使者互相吸引坑惨了,没想到最后吸引来了花京院。

后面还没想好。

你们谁...

空条烦人的十七岁承太郎 和 花京院总而言之闹心典明